美国的诞生‧之四十:各为其州

浏览次数:725发布时间:2020-07-30 18:59:06文章分类: N生活画

前篇提到,一场「各为其州」的大混战即将展开,从最初的《维吉尼亚方案》就开始了大州与小州的争斗,《维吉尼亚方案》有几个重点:

美国的诞生‧之四十:各为其州

将分为两个议会(日后的参、众议院),而非《邦联条例》中只有一个大陆议会。而议会的代表要按照比例制,以人口比例,或是各州纳税的比例计算,而非《邦联条例》中各州平等,一州一票。

成立一个国家行政机构。《邦联条例》中没有这样的机构。

成立新的国家法院(后来的美国联邦法院),负责审理全国性的法律(也就是说后来的联邦法)。《邦联条例》中没有这样的机构。

新的州可加入合众国。

因为联邦权力会剥夺各州代表的权力,基于利益迴避原则,联邦组成的方案,不由各州代表投票同意,而是由各州的人民组织来通过。

后面几点大致上没有争议,但是议会产生的方式就吵翻天。由于维吉尼亚州是十三州之中最大的的一州,按照比例显然对自己最有利,维吉尼亚州可在新的议会中说话最大声,但相对的,小州就群起抗议,因为原本《邦联条例》中各州平等,一州一票,若改成照比例分配,他们的发言权大为降低。

大州小州的利益冲突一触即发,然而,在他们上演大乱斗的主戏之前,另一个影响深远的议题先上演,那就是当时看起来是小事,从后世看起来却惊天动地的「民主保卫战」。

历史总是让人惊奇,这场动摇民主根本的战役,却是由《独立宣言》五人小组之一的罗杰‧雪曼所挑起,身为五人小组之一,罗杰‧雪曼本应是最主张民主与人权的斗士,但是此时他却认为政府最好完全不要跟人民扯上关係,他认为人民既无知,又容易被误导,当罗杰‧雪曼一提出这个看法,麻州代表马上呼应,可想而知,因为麻州才刚因为乡民起义搞的天下大乱。

美国的诞生‧之四十:各为其州

如果就这样照着罗杰‧雪曼的看法运作下去,那幺不仅是美国将成为一个寡头统治的不民主国家,由于史实上美国日后把积极推动民主价值当成自己的天命,所以美国若一开始就不民主,世界民主进程也会受到极大的影响。

就在这个人类民主存亡的关头,有两位「美国英雄」挺身而出,但挺身捍卫民主的,竟是一位大地主,与一位曾向群众开火的「为富不仁」大律师。

乔治‧麦森(GeorgeMason)是华盛顿的好友,他的大农场就在华盛顿老家佛农山庄附近,身为大地主,他应该是会同意罗杰‧雪曼的看法才对,但是他却提出反对意见,他表示这种看法是民主的大倒退,最起码两个议会中较大的一个(日后的众议院)应该要由民选才对,这样才符合民主代议政府的基本原则。

美国的诞生‧之四十:各为其州

詹姆斯‧威尔森(JamesWilson)是前财政「凯撒」罗勃‧莫里斯的律师,1779年的时候,一群愤怒的抗议民众指控罗勃‧莫里斯靠战争谋利,追杀他与一群相关友人,莫里斯等人只好逃进威尔森家中,暴民包围了威尔森家,他们死守其中,对民众开火,打死了五个人──如果你记得的话,「波士顿大屠杀」中英军也打死了五个人。

从民众角度来看,他是个对民众开火的「暴政独裁同路人」;从他的角度来看,他深受民粹之害,还被「暴民」包围在家里。他应该是最不可能支持人民权力的人之一,事实上,在事件后,他的确参与修改宾州宪法,往抑低民权的方向修正。

但是,在美国制宪的关键时刻,他却跳出来支持民主,而且立场还比麦森更前卫,表示应该让人民选两个议院,还包括选总统。

美国的诞生‧之四十:各为其州

麦迪逊虽然也担心民主会变成民粹,但是他主张还是要让人民有某种投票权力,否则的话,人民将会在政治视野上完全消失,没有人会在乎他们的死活。于是,麦迪逊对民主争议下了一个最终方案:

人民可以票选众议员,众议员再选出参议员,而法官与政府要职的任命是由参议院负责。

这样一来,人民既有投票权,却又不会直接影响国家重要事务,这个妥协案获得通过,是麦迪逊的重要贡献之一,美国自此就採用这种系统,直到1913年修宪,美国人民才能直选参议员。

搞定了「民主保卫战」,又回到大州小州的战场,维吉尼亚州的方案让小州感到非常不满,德拉瓦州代表乔治‧里德(GeorgeRead)表示,他受到州的委託,要是更改一州一票的架构,他马上打包走人,儘管麦迪逊以国家属于全体人民而不是各州来晓以大义,里德还是不为所动。

美国的诞生‧之四十:各为其州

由于先前罗德岛州已经因为这点不参加大会,若德拉瓦州也退出,其他小州跟进的话,大会可能瓦解,美国又面临崩溃危机。

6月时,纽泽西州代表提出:《邦联条例》只需要修改加强,不用整个废除,应该保持《邦联条例》中一州一票的架构。纽泽西州代表如此提案,因为这样对小州最有利。这个提案被称为《纽泽西方案》。

两案在大会中表决,《维吉尼亚方案》得到7票,《纽泽西方案》得到2票,有一州无法决定,虽然《维吉尼亚方案》得到多数票,但是如果没有「尊重少数」的话,小州可以乾脆甩头就走。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康乃狄克州的代表们挺身而出,有趣的是,其中包括了才刚引发「民主保卫战」的罗杰‧雪曼。

罗杰‧雪曼等人提出,既然要有两个议会,何不其中之一以比例代表制,其中之一则一州一票,这样不就搞定了吗?这就是《康乃狄克妥协案》。

但是大州仍然反对,他们认为,一州一票的议会,会制定出对大州不利的法律,譬如说要大州缴较高的税。

正当双方为此争执不休时,美国的智者富兰克林出手了,他说:「做桌子的时候,要是木板不吻合,木匠会把两边都修一修。」意思是要双方各让一步,富兰克林提出解决方案:

所有有关财政的事务将由众议院来裁决,参议院不能置喙,这样大州就不用怕会产生对自己不利的财政方案。

最后富兰克林的意见被稍做调整,众议院负责发行钞卷,但是参议院可以修正,任何钞券的发行均需经过两院同意,而税则由众议院负责,因为当初美国独立就是因为「无代表,不纳税」,所以由比例代表人民的众议院来管税比较妥当。

富兰克林的智慧调停之下,大州小州之争总算暂时告一段落,就此一帆风顺?还早的很呢!日后参众两院的职权到底範围为何,是受宪法限制,还是可以扩张解释呢?不仅在美国开国初期吵翻天,一直到现在,都还常常为此辩论不休。

(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