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国的诞生・之十八:纽约大火

浏览次数:100发布时间:2020-07-30 18:59:13文章分类: F生活妝

据统计,纽约是在好莱坞电影中最常遭到毁灭的城市,就在911事件时,电影中的恶梦成真,不过这不是纽约第一次遭到重大破坏,纽约历史上最着名的一次大灾难,可追溯到美国独立战争,就在《独立宣言》宣布不久之后。

美国的诞生・之十八:纽约大火

先前提到华盛顿兵不血刃收复波士顿,大陆会议也发表了《独立宣言》,美国的独立大业似乎正一帆风顺,然而历史的安排总是「史实比小说还离奇」,接下来的发展急转直下。

纽约现在是美国的金融中心,在当年,也一样是北美十三州的经济重心,由于当时的十三州不包括佛罗里达州,所以纽约的位置正好在十三州的中央,掌控哈德逊河,若控制纽约,不仅可以掌握经济枢钮,还能一举将殖民地分割为南北两半,其战略重要性不言可喻。

这点华盛顿知道,英军也心知肚明,纽约就在双方的默契下,成为彼此的下一个决战战场。

但是纽约相较于波士顿,对大陆军来说,可说是「主客场易位」,首先,波士顿所在的麻州是自由子民的天下,大多数人都是反对派,所以盖吉将军的一举一动都被洩露给民兵了,但纽约正好相反,这个美州的「天龙国」,却是保王派的天下,这回换大陆军的一举一动都被英军知悉。

但最棘手的还是地形,李将军早在1776年2月就先行来到纽约,勘察地形后深感忧虑,因为纽约环绕着可供大型船只航行的深水道,对拥有制海权的英军来说简直是如鱼得水,与波士顿周边海面包围在陆地之中的形势完全相反,李将军担心纽约不可能守住:「谁掌握海洋,就必能掌握该城。」

而英国战舰甚至在华盛顿抵达之前,就已在纽约附近视眈眈。

美国的诞生・之十八:纽约大火

而华盛顿这回不仅身在「客场」,连「球员」也大有问题,为了防守纽约,除了在波士顿的老兵,又徵集了纽约本身,以及康乃狄克、纽泽西、宾州的新部队,这些新兵就跟当初华盛顿刚上任时的麻州部队一样,毫无军纪可言,华盛顿又得从头再来一次,而康乃狄克州的部队甚至平均年龄40岁以上。另一方面,这些来自较富有州的新兵,见到「邦克丘的英雄们」时也大惊失色,因为这票老兵骯髒邋遢,一点都不像英雄,让他们的想像幻灭。

而上次民兵在波士顿有人数优势,这回大陆军聚集了8880人,据华盛顿统计其中有6923人有战力,看似声势浩大,然而在波士顿受到羞辱的英军这次倾巢而出,还带上了来自黑森──今德国黑森邦,邦内最有名的城市为法兰克福──的佣兵1万7千多名,总兵力高达3万2千人,人数比当时殖民地最大城费城的3万人口还多,英军浩浩蕩蕩的往纽约而来,是拿破仑战争以前欧洲出征规模最大的跨海远征军。

美国的诞生・之十八:纽约大火

1776年6月29日,这批庞大部队,出现在纽约外海。

当时的纽约市区只在曼哈顿岛上,华盛顿认为,要守住纽约,最关键的要地,就是在长岛上,与曼哈顿隔着东河(并非真的河流,只是一道狭海)相望的布鲁克林,大陆军在此设下防御工事,设下防线,预期英军会从长岛西南端的格雷夫森(Gravesend)登陆,沿西岸平原往北进攻。

7月2日,英军开始登陆与长岛东西相望的史塔顿岛,2天后,《独立宣言》来到华盛顿的手上,当他向大众宣读,民众大声欢呼,甚至把乔治三世的塑像给捣毁了,但是华盛顿心中明白,若没有在战场上获胜,《独立宣言》只是一张废纸而已。

而战事的发展让《独立宣言》很可能刚诞生就成为废纸,8月22日,英军先锋由柯林顿将军,以及日后主导英军的康瓦利斯将军率领,在格雷夫森登陆长岛,就在此同时,大陆军阵营却一片混乱,士兵随意进出,任意开枪,到处漫无军纪,华盛顿气得痛骂负责防守布鲁克林的以色列・普特南将军。

军纪涣散以外,由于身在「客场」,华盛顿与所有高阶军官对地形也不熟悉,在布鲁克林与英军之间,横亘着一道关拿高地,华盛顿沿着高地茂密的树林布防,却漏掉了最东边的牙买加小路。

而此时英军主导攻势的是柯林顿将军,他听取当地保王党农民的建议,查看牙买加小路,发现果然无人防守,于是他上呈计画,认为应主力全力由此进攻包抄,其他部队则进行佯攻。只要主力一穿过牙买加小路,就能从民兵防线之后跃出突袭,民兵只能全面溃败。

美国的诞生・之十八:纽约大火

经过波士顿的教训,这次郝将军放下身段,接受了柯林顿的提案,8月26日当晚,柯林顿亲率部队走上牙买加小路,郝将军跟随在后,沿途没有半个美军防守,英军主力越过高地不过花了2个小时。

晨曦降林,英军别动部队按照计画在其他方向发动佯攻,美军在各方向奋勇抵抗,突然间发现一股大军出现在身后,负责高地中段防守的苏利文只能下令儘速彻退,同时他自己奋勇断后,但是他面对的是战斗力无与伦比的黑森佣兵,大陆军完全不是对手,苏利文当场被俘。

在西岸平原,负责防守的是史特灵伯爵威廉・亚历山大,史特灵伯爵不知英军主力已经现身他的背后,还在顽强抵抗,苏利文部队溃败后,黑森军从他的左翼杀了过来,他才惊觉大事不妙,连忙下令撤退,同时自己带着250名马里兰部队猛攻英军以掩护部队撤离,这250人浴血死战,最后史特灵伯爵身陷重围,他不愿向英军投降,于是杀出英军火网,向黑森佣兵投降。

这场会战以大陆军全面惨败告终,华盛顿还痛失重要高阶军官,但当英军稍事休整,满心想在布鲁克林一举击溃大陆军时,8月30日,英军起床睁眼一看,大吃一惊:华盛顿与所有的布鲁克林守军,竟然凭空消失!

华盛顿再度使出「撤退战之神」的手腕,带着一群乌合之众,井然有序的在敌人眼皮底下神不知鬼不觉的溜走了。

但是华盛顿没能喘息多久,9月15日,郝将军进攻曼哈顿,大陆军再度撤退,但是这次上演了溃不成军的全线奔逃,让华盛顿气得大骂「可耻」,在此之后,大陆军只能固守哈林高地,整个纽约拱手让给了英军。

几天后的半夜,纽约市内突然起火,由于火警警告钟先前都已经被大陆军带走作为铸砲材料,所以无法发出警钟,火势很快失控,英军急忙赶往救火也无济于事,若非风向改变,整个纽约将完全毁灭,最后有大约四分之一的纽约市区遭祝融焚毁,这就是史上着名的纽约大火。

在哈林高地上的华盛顿也看到这一幕,但纽约起火并非出自大陆军之手,他告知大陆会议火灾应是意外事故,纽约的英军也查无纵火犯,这场事件就这样落幕,然而,华盛顿还要面对一连串的打击,考验他身为统帅的能力、毅力与决心。

(待续)